慈母情深

编辑:玛瑙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04 10:57:49
编辑 锁定
慈母情深选自著名作家梁晓声小说母亲》片段。该文章被选入人教版5年级上册语文课本第六单元第18课;北师大版7年级上册语文课本第三单元第6课;九年义务教育课本第三单元第11课。作者在小说中记叙了母亲在极其艰难的生活条件下,省吃俭用,支持和鼓励“我”读课外书的往事,表现了慈母对子女的深情,以及孩子对母亲的敬爱之情。
作品名称
慈母情深
外文名称
The loving mother love
作品别名
母爱
创作年代
1988
作品出处
《母亲》
文学体裁
小说
作    者
梁晓声
应用书目
小学语文五年级上册

慈母情深作者简介

编辑
主词条:梁晓声
梁晓声(1949——) 《慈母情深》的作者,当代作家。祖籍山东荣城,1949年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。1974年进复旦大学中文系读书。主要作品有:短篇小说《父亲》;中篇小说《今夜有暴风雪》;长篇小说《雪城》、《年轮》等。小说集《天若有情》、《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》、《人间烟火》、《白桦树皮灯罩》、《黑纽扣》。 梁晓声,原名梁绍生。当代著名作家。祖籍山东荣城,出生于哈尔滨市,现居北京,任教于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。曾任北京电影制片厂编辑、编剧,中国儿童电影制厂艺术委员会副主任,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及中国电影进口审查委员会委员
中文名
梁晓声
职业
作家
国籍
中国
毕业院校
复旦大学
民族
汉族
代表作
《天若有情》、《人间烟火》
本文写的是20世纪60年代初的事。当时正值国家困难时期,大多数老百姓的家境都很困难,但是穷而不苦,一元五角买本书在当时是很不容易的事情。

慈母情深内容简介

编辑
主词条:母亲

慈母情深别样的慈母深情

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。
我本怀着并不乐观的猜测在你们村子里找家房东租房,即使租不到,就准备租到更远一点的村子里。万没料经朋友小黄一撮合,就和这朋友合住在你家里,我掏出三十元钱给你们作我的半年房租费,你硬是不收,并且说:“不嫌弃我家这房子破旧,那就住下;我若为了要你的钱,也就不叫你们住了。”我委实过意不去,你村子里的房租很贵,我拿手上的三十元钱已经是怪可怜的,这我心里清楚,转念一想,莫不是嫌我这三十元钱太少?你似乎看出了我的心理顾虑,大伯也看着推辞得太久,为打消我的念头,你俩交换了一下意见,就接去其中的十元钱。
我仍然于心不安,说实在话,这十元钱能作何用呢?还不够买一份体面的礼物。当时我心想:你们是否对我另有所求呢?往后我得留心一点。可是,你一家人对我亲生孩子一般的呵护,征明了我的所有一切私心杂念都是多余的。正是这些留心观察,倒是为我留下了一帧帧记忆的胶片,时常可以在脑海里呈现浏览。洗脸温水 我和小黄睡在楼上,唯恐打搅你们清晨休息,因此,天一麻花亮,我们没有打开电灯就起床了,在寂静凝固似的空间,怕开灯的“嘀嗒”声音传出去,吵醒你们,并告诫自己:脚步尽量轻些,再轻些!可每当我们爬起床,只听得你在楼下“嘀嗒”一声打亮房灯,不一会儿,你熄灭房灯,便到灶间去了。当我们到灶间时,你已经引燃了柴火,烧着一锅水。我问:“大妈,你今天起这样早干嘛去?”“哦,不去哪儿,你们等一等,让大锅里的水再烧一会,你们用这锅里水洗脸,这样好些。”“大妈,你以后别操这份心,这天气还不冷,我们小伙子洗冷水也不错,你老人家多睡会儿吧!”
可你就是固执地不理会我们,照常提前为我们准备洗脸温水,日复一日,这成了你的生活习惯。有时我们因为劳累耽误了起床时间,你就轻声地:“阿申,得起床了。”
以后,你就成了我们的活闹钟,我们起床时,一提醒自己“大妈早就起身了”,顿时,就来了战胜困倦的力量,来了割断对温暖被窝迷恋的勇气,使我不再迟疑和懈怠。
秋冬之交,是积存过冬木柴的黄金季节,这一年,你打柴可要比往年多得多,就为了我们这份额外的负担。可每一回,瘦瘦小小的你临暮疲乏而归,与我们说些家常话的时候,却总是面带微笑,没有一丁点怨气和悔意。跟我们说,烧茅柴总归要比烧稻秆强啦;要是哪一天下一场雨,山上茅草烂掉了多可惜呀;当我们问及你在什么地方打柴,以便我们来半路上接你一肩路时,你笑了笑说:“学习去吧,你们很紧张的。你与小黄进门叫我一声大妈,出门叫我一声大妈,这就够了。要是你们以后走了,我们又该是多么冷清的呵。”
时间真快,一下子进入隆冬。有一个清晨,你起得比往常还要早,我们也早早起来,我一边在脸上擦着暖融融的毛巾,一边问:“大妈,你今天去走亲戚?”“是的。阿申,大伯他身体不好,起不了早,我走的一天,你和小黄明天自己烧温水,别忘了,噢!我后天就回来。”这每一句关照的话,点滴深情,感人肺腑,像一锅暖暖的温水,荡涤着我的心田,这温水是恒温的。

慈母情深陶罐煎药

不知何时患的,我左下腹时不时作疼,以前轻微疼痛时咬牙坚挺住,吞几粒止痛片挡一挡;实在耐不住,再去医院里看一看。久而久之,西药吃了许多,仍不见疗效,渐渐对吃西药产生了戒心;听说吃中药如若吃准了,既能病愈且能根治,便信了中药,偶尔也吃到几帖对号的中药,但总不见得根治腹痛。
在你家里其间,病痛还持续不断,吃药时,我常把中草药盛在大杯子里拿到食堂去蒸,可每回因杯子里倒流入蒸馏水而冲淡药性,药效不佳,有时遇到个别粗心大意的,药杯被打翻也时有发生。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。
这事最终让你知道了,妈有些愠怒地说:“你干嘛不早告诉我。”妈指着窗台上的药罐接着说:“你今天就把药拿回来在我家里煎,这祖传的药罐煎出来的药汁很浓呐!”
我午饭后回来,大妈已洗好了瓦罐,正举着柴刀在劈小木片,见我回来开口便问煎药的事:“药带来没有?”“嗯,大妈,这药中午不用煎了,我在食堂里蒸好已经服用。你起来,这柴片让我来劈;晚上我自己会来煎药。”“好,好!让你回来煎。”
我晚上回来,妈正在灶前做饭,指着桌上的一碗药冲我微笑,“趁药现在不冷不热,快去喝了吧!”我凝望着碗里弥漫着一缕热气的药剂,嘴一砸吧,咽下一股口水,端起瓷碗直往咽喉里灌,喝完才知以前的药剂从没有这一回甘甜,我噙着泪水看着你,我心里明白:在药碗里你加放了很多很多砂糖,而我生活中增添的这份慈母之情,比糖醇甜。

慈母情深寒冬暖被

天寒地冻,我自备的棉被已不足抵御风寒;我的睡铺,铺设在里面靠着板壁的一双大木柜上,两头空空,寒风从北边的窗隙间钻进来肆虐,没遮拦地扑面而来,越益增添了几份寒意。这些你都知道,你曾几个晚上空对着北边的小窗凝神思索,绞尽脑汁要收服呼啸而来的寒魔。
这天晚上你又来楼上,对我说:“这几天让你受冷啦!”我合上书,站起来回答:“大妈你好,我可没啥。”“给你床头放一块竹帘好么?不过,是砖瓦厂盖砖头的帘子。”“噢,能挡风,那也很好嘛!竹帘在哪里?让我去拿吧!”“就在楼下。”我将竹帘拿来放置床头,虽不雅观,但挺实用,我心里乐意。你看了看刚合适,手扒在竹帘上摇了摇,笑语:“你大伯就会跟我唱反调,他说什么时下青年人爱时髦,宁愿挨冻受寒,即使牙打牙也不讲究实惠度一个温暖。要不是他阻挠着,我早就给你安放上去。”说着,你走到楼角,拿来一床旧棉絮对我说:“垫着用吧,人是本钱,冻不得,你妈离还儿远不知道,可我知道。”你这番心意俨然不容我作半点推辞,我照着你的意愿垫在毯子底下。
然而,妈仍不放心,怕我们受寒,一遇上有特好的晴朗天气,你就帮我们抱了被湿润的寒风侵湿了的棉被去晒太阳。你可曾晓得?大妈!我每每睡在这暖烘烘的被窝里,我很快进入梦乡,忆起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”的诗情画意,勾勒着如何报得三春晖的未来。
一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房东大妈,一个不计回报甘愿奉献温情的,非沾亲带故的慈母,你给了我们多少温暖,也给了我们多少醇甜;这亲情是一杯多养分的鸡蛋酒,这爱意是一碗玉纯醉人的甜酒酿,你对我们的酷爱,是炎阳下久曝的焦渴者到手的冰淇淋,更是严寒中一盆持久温暖的红彤彤的碳火,融化了,最终融化我曾经略带疑虑的一颗孤寒的心灵,使我心里亮堂了许多。
面对你,所有的颂词都显得苍白无力。还是抽一点时间,跑去你的跟前,叫你一声:“大妈!”

慈母情深慈母深情

“妈妈呀妈妈,你为我付出太多太多了!”望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我想起了妈妈日益憔悴的脸,心中不由得阵阵感动。想着想着,那难忘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……
那个星期六,骄阳似火,我突然觉得四肢发软,眼冒金星,一下子像一摊烂泥倒在沙发上。妈妈见状,二话没说,把我背起,三步并成两步向医院跑去。烈日当空,妈妈一路上气喘吁吁,汗流浃背,却丝毫没有歇一会儿的意思。
“我……有……痰……”我不敢看妈妈的眼睛,断断续续地说。妈妈看了看洁净的地面,又愁容满面地看了看我,毫不犹豫地将手伸到我的嘴边,亲切地说:“孩子,吐吧!”我一抬头,望见妈妈充满鼓励的眼睛,犹豫不决。一只手伸过来,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背。我一震,一口浓腥的恶痰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妈妈的手上,妈妈屏住气,转身向垃圾桶走去……
等我看完病回到家,妈妈顾不上休息,分秒必争地忙起来。我分明看见几丝银发,悄悄地爬上妈妈的头上,那样刺眼;几缕皱纹也爬上了妈妈的额头。
妈妈,您的爱像一棵大树,为我遮风挡雨;您的爱像一汪水,深藏不露。妈妈,女儿要向您说,谢谢您。

慈母情深慈母情深

我一直想买一本长篇小说——《青年近卫军》。书价一元多钱。
母亲还从来没有一次给过我这么多钱。我也从来没有向母亲一次要过这么多钱。
但我想有一本《青年近卫军》,想得整天失魂落魄
我从同学家的收音机里听过几次《青年近卫军》的连续广播。那时我家的破收音机已经卖了,被我和弟弟妹妹们吃进肚子里了。
我来到母亲工作的地方,呆呆地将那些母亲们扫视一遍,却没有发现我的母亲。
七八十台缝纫机发出的噪声震耳欲聋
“你找谁?”
“找我妈!”
“你妈是谁?”
我大声说出了母亲的名字。
“那儿!”
一个老头儿朝最里边的角落一指。
我穿过一排排缝纫机,走到那个角落,看见一个极其瘦弱的脊背弯曲着,头和缝纫机挨得很近。周围几只灯泡烤着我的脸。
“妈——”
“妈——”
背直起来了,我的母亲。转过身来了,我的母亲。褐色的口罩上方,一对眼神疲惫的眼睛吃惊地望着我,我的母亲……
母亲大声问:“你来干什么?”
“我……”
“有事快说,别耽误妈干活!”
“我……要钱……”
我本已不想说出“要钱”两个字,可是竟然说出来了!
“要钱干什么?”
“买书……”
“多少钱?”“一元五角……”
母亲掏衣兜,掏出一卷揉得皱皱的毛票,用龟裂的手指数着。
旁边一个女人停止踏缝纫机,向母亲探过身,喊道:“大姐,别给他!你供他们吃,供他们穿,供他们上学,还供他们看闲书哇!”接着又对着我喊:“你看你妈这是怎么挣钱?你忍心朝你妈要钱买书哇?”
母亲却已将钱塞在我手心里了,大声对那个女人说:“我挺高兴他爱看书的!”
母亲说完,立刻又坐下去,立刻又弯曲了背,立刻又将头俯在缝纫机板上了,立刻又陷入了忙碌……
那一天我第一次发现,母亲原来是那么瘦小!那一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长大了,应该是个大人了。
我鼻子一酸,攥着钱跑了出去……
那天,我用那一元五角钱给母亲买了一听水果罐头
“你这孩子,谁叫你给我买水果罐头的!不是你说买书,妈才舍不得给你这么多钱呢!”
那天母亲数落了我一顿。数落完,又给我凑足了买《青年近卫军》的钱。我想我没有权利用那钱再买别的东西,无论为我自己还是为母亲。
就这样,我拥有了第一本长篇小说
词条标签:
教育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历史